点击关闭

作品一幅-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为了这次的达芬奇展花足了力气-山寨新闻

  • 时间:

广汽回应气囊伤人

今夏去梵蒂岡,它唯一的一幅達芬奇畫作被借出去了,很是遺憾。去過梵蒂岡的人都知道,那裏簡直就是一個聖跡和美術史的寶庫。我們自小讀過的西方美術史上大多傑作都充斥在那裏,美不勝收。可是,它卻僅僅有這一幅達芬奇的真跡,可見達芬奇作品的奇罕。但,它卻被借走了。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為了這次的達芬奇展花足了力氣,進行了充足的準備和精心的設計。這幅傑作被安放在展館一樓最幽深的後部。此前我已經做足了功課,故甫一入館就直奔主題快步通過側廳去瞻仰達芬奇。但是,大都會博物館的設計真讓人佩服:到達後廳您必須穿過中世紀館。中世紀正是哲羅姆生活的環境,也是達芬奇生長的背景。通過這兒的洗禮,已經把觀眾先期薰陶進入這幅畫的氛圍了。

圖:紐約大都會博物館/作者供圖

達芬奇的這幅畫作名為《在荒野中祈禱的聖哲羅姆》。史載哲羅姆是三到四世紀時期的一位偉大的學者和基督教神父。他曾將聖經從希伯來文和希臘文翻譯成拉丁文,成為西方教會欽定的聖經版本。同時,他也是一個大哲學家和著名翻譯家。他晚年在耶穌出生地伯利恆苦修隱居,死後被封聖徒。聖哲羅姆被尊為翻譯的守護神,聯合國將他去世的日子定為「國際翻譯日」,每年這天舉行翻譯大賽等活動紀念他。

剛剛開展時人山人海。紐約是個大碼頭,世界各地遊客本來就多,更加上達芬奇這錦上添花,簡直是莫能近前。我特意等到開學前遊客漸少、又挑了一個星期二,反正離那兒近,我去了個絕早,第一個到達芬奇畫作前,看了個飽足。

除了場地刻意安排空曠疏朗讓人賞心悅目而無緣他顧以外,整個展廳莊穆肅然,光線暗淡卻沉靜,柔和的微光投射在畫面上使人全神貫注。在這個展廳周圍博物館安排了同時代畫家同類主題的很多傑作和巨幅作品,如同眾星捧月,下意識地把觀眾逐級導入這個最後的聖殿。同時,這幾個展廳播放着中世紀的宗教音樂,這音樂很夢幻象是來自天上,又像發自腳下,縈繞着你。音樂中用着種種不知名的樂器混聲輪奏,低沉、神秘而且有些憂鬱;其中無伴奏的人聲非常淒美婉轉,讓人聞之神傷……達芬奇作品享受着整個大廳裏唯一一幅畫的待遇,但它的氣場很足,壓得住。

中世紀館黑森森的,全是幢幢幽靈。除了幽靈就是聖跡神像神器和石棺,它們真是很好地烘託了氣氛。這種肅穆陡然讓觀者的心靜了下來,銷掉所有煙火氣。若不是有滿身制服神情儼然的館員們侍立在側,這氣氛還真是有點讓人卻步,極為憷人……

但是,眼前達芬奇的這幅畫作顯然是一幅未完成的作品。它的相當一部分畫面都露出勾勒形體的線條和初層的敷色。然而,研究家認為這幅未完成的作品更是可貴,因為它揭示了畫家作畫的過程,通過它我們可以研究達芬奇的構思和實現構想的步驟。更為可貴的,是研究家們在這幅巨作的左上角發現了達芬奇在濕顏料上有意無意地留下了清晰的指痕手印,為後人研究達芬奇和他的身世留下了寶貴的文物證據。

沒想到,回到紐約,卻得知借它的竟是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就在我們左近──它圍着世界走了一圈,卻來到了我們的家門口。

驀地,眼前一亮,達芬奇作品巨大介紹牌匾矗立在眼前。出人意料的是,不同於以往任何此類展覽,這次整個廳裏就展出僅此一件作品,是名副其實的「唯一單件作品展」。據說,能享此殊榮的另一個唯一的記錄還是達芬奇自己,那是一九六三年初法國政府向肯尼迪總統示好借出《蒙娜麗莎》到大都會博物館。

達芬奇的這幅畫表現的就是晚年哲羅姆苦修時的情形。畫面上的哲羅姆在山野苦修,身旁跪卧着一頭雄獅。這頭獅子曾經腳扎利刺,被哲羅姆拔出救治好,牠後來成了哲羅姆的好友和守護者。這幅作品的表現非常有戲劇性和張力和悲憫的情緒,它表達了哲羅姆苦修和自我拷問的場面。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舉辦過很多次世界藝術大師的傑作展,米開朗琪羅、倫勃朗、梵高、維爾米爾、畢加索、印象派大師甚至達芬奇本人的素描等等巨展都曾轟動過世界,但是像這樣一次大展就展一幅單作的情況極為罕見。既然展品少,展方就做足了烘托文章。

這次瞻仰達芬奇的經驗讓我深深感動,覺得它不僅是一次觀畫,而更是一場精神洗禮和心靈全方位感受。這樣的畫展,對我們的生命思考和藝術感覺非常有啟迪意義。

今日关键词:军训服蹲下就崩线